1527

懒懒懒~

一个小段子?emmm,凑合着来的

      基友说网王里最喜欢这两个人了,强力要求我给他们凑cp,但是到最后好像也没凑成……主要是懒得写并且写不下去了?拒不承认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迹部景吾今天拒绝了司机,没有上车,而是自己一个人走在街道上,思维发散,什么都没想,漫无目的的走在路上。

       前几天因为工作上的问题神经一直紧绷在边界线上,尤其是忍足那个眼尖的,竟然看出了他最近的问题,还隐晦的提出让他好好休息,真当他听不出来吗!

       还说什么塔罗牌显示今天独自出行会有好运,他会信了才怪!……虽然确实是鬼使神差的自己一个人走在路上,全都得怪忍足,决定了,明天忍足的训练果然还是再加一倍吧。就这样,忍足又一次因为迹部的任性遭了罪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家店一家店的路过,没有任何买或者吃的欲望,最终也只能是继续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压马路压到了街头网球场,也不知道是该说命运使然还是心里对网球的热爱。但是当他走到网球场的时候,看到的却是一个人与另外五六个人对峙。迹部景吾拿他拥有完美洞察力的眼神发誓,那个人他绝对认识。

        本着能帮一把就帮一把的原则,迹部景吾走过去,至少要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。只是,好像被人认作了和他一伙的。亚久津凶狠的眼神望过去,“多管闲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迹部景吾华丽的气场一僵,什么嘛,这个人,他好好的来帮忙,这人竟然还不领情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那六个人对他们冲过来的时候,亚久津倒是很有原则性的护着他,尽量的帮他挡下了不少的攻击。

       迹部景吾心里想着,这人到还算不错。

       “我说,你是不是太瞧不起本大爷了,啊恩?”

        迹部景吾一拳捶过去,把对面一个人击倒在地,“一起啊。”亚久津嘴上说着麻烦不过还是选择两个人一起对敌。

        又挨了好几拳,总算是把对方给打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迹部就算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仍然是保持着他的礼仪风度,“本大爷记得你,山吹的亚久津仁。你是怎么招惹上他们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亚久津坐在地上,靠着墙,喘着粗气,“冰帝的,不要多管闲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迹部心里发火,好心帮忙换来的这样的答案论谁都不会愉快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,亚久津为了护着他结结实实被揍的那几拳是实在的,现在能清楚的看到那泛青的脸庞。“本大爷送你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 不用。”亚久津拒绝了他。

        迹部景吾:“你确定你要带着伤回家?”

        亚久津猛地回头,“啰嗦。”随后就看到他又走回了迹部身边。

        迹部的恶劣因子上来了,“你要去哪儿?”

        依旧是凶狠的神情,“医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迹部和亚久津去医院的时候亚久津还是很不情愿,全程不爽脸。但是迹部在和他说过几句话之后很轻易的抓住了对方的性格,什么嘛,完全就是一个谁都不想麻烦觉得会给人添麻烦的家伙啊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人确实还不错。

        尤其是在医院,迹部完全就是全程憋笑。医生的话虽然啰嗦但是明显不怵亚久津那张臭脸,亚久津根本没办法,只能不爽着任由对方给他包扎伤口。

        迹部景吾在旁边不客气地说风凉话,“还觉得医生做的事麻烦,你倒是少受这么多伤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亚久津完全不想理他,迹部说出的话实在是让他生气但是又没有理由反驳。现在的他只想赶紧把伤口包扎好,然后赶紧离开这儿,还有远离某个一口一个本大爷的家伙。实在是可怕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伤口把扎好,迹部和他一起走出医院门口,亚久津才在转身的时候恶声恶气的说了一声算是欠你的,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迹部撩了撩他的头发,今天晚上受的罪还算是不亏。

        亚久津仁,还算华丽。


//曹荀//
新年贺图!今天不想撸文,只想摸鱼。
我已经尽力了,人设是口水三国里的。
黑白夫妻照……233333
新年快乐啊~

那个,情人节了解一下

       私设居多

      ooc属于我

      民国向产物,祭奠又一个单身的情人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//


    都已经二月份了啊,荀彧站在窗前,突然就有些感慨,时间过得可真快。

       在英吉利留学的时候,关系比较不错的英国人约翰不远千里的过来,说什么一定要看看那个能让他心甘情愿被抢亲的人。不过很可惜,郭嘉这段时间一直都比较忙,又已经临近年关了,都不知道郭嘉能不能在年三十之前赶回来。

      “Xun ,today is Valentine’s day .Why not consider finding your boyfriend ?”约翰的声音格外的响亮,充满了西方人特有的饱满与热情。

      荀彧先是一愣,这才想起来,公历二月十四日,是情人节啊。

      约翰在那里喋喋不休的说着,一种誓不把荀彧说动去邺城给郭嘉过情人节不罢休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荀彧却是把耳边的话全部忽略了,思绪飘到远方,回想起了那个潇洒俊逸的青年,虽然依旧是放浪形骸,但是那身军装穿在身上,他从没有做过对不起身上军装的事情。要命的洒脱,让他做出了抢亲这样的事情,现在回想起来,太觉得很愉悦。

      约翰的语速越来越快,到最后也不用还不算太熟练的中文了,英文一串一串的向外出,大体意思无非就是,他应该去陪他的小男友去过上一个情人节。

      荀彧用一种轻快而温柔的语气对约翰说道,“也许你说得对,我确实应该去找一下奉孝。”

      于是在荀彧和约翰到达邺城的时候,收到了无数人的注目礼,约翰好奇的左看看右看看,但是脚步是紧跟着快走的荀彧,一点都没有掉下。

      戏志才正好走过,眉头一挑,“奉孝现在在处理文件,你来了正好,赶紧处理好,晚上还能一起吃个饭。”

      荀彧感谢地看了眼戏志才,继续向里面走去。

      约翰也打算跟上,却被戏志才拦住,“这位先生,打扰人家谈恋爱可是不道德的,也同样不是朋友该做的事。”约翰一听,丧气的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  在这里他就只认识荀彧,荀彧去找他男朋友,他还不能跟着,那他来着干什么啊!

      戏志才好心的带着约翰去了会客厅,“他们两个人一起的话,那堆文件很快就能处理完了,再等等吧。”

      郭嘉在见到荀彧的时候,还觉得是自己晃花了眼。荀校长在北平,怎么可能会来邺城。这样的想法在荀彧用他特有的声线喊出奉孝来的时候就被打破了,是真人。

      “文若!你怎么会来邺城?”这简直就是个惊喜。

      荀彧把脖子上的围巾摘下,挂在架子上,走到郭嘉跟前,“当然是来看奉孝了,不欢迎吗?”话尾音调微微上挑,让这么一句普通的话平白添上了几丝的缱绻。

      郭嘉小幅度的偏过头去,藏于发间的耳朵泛起了红,“文若能来,整个军营怕是没有不欢迎的。”

      荀彧:“那奉孝呢?”

      郭嘉:“啊?”

      “奉孝刚刚只说整个军营会欢迎彧,那奉孝呢,欢不欢迎彧?”

      有些称得上是露骨的话让郭嘉耳际的红晕蔓延到的脸上,索性略过这个话题,坐回桌前,“文若既然来了,那就帮嘉处理一下这些文件吧。”

      “彧之幸也。”说着也帮着处理起这些文件。

      郭嘉:“文若,你到底什么时候才正式来军营报到?”

      荀彧心里早已有了决断,“开春吧,现在已经找到一个合适的校长人选了,到时候把工作全部交给他,我也能放心的来这了。”

      “还真符合你的性子啊。”

      郭嘉和荀彧两人合作,这些文件很快就解决了。

      处理完之后,荀彧:“先去一个地方。”

      郭嘉:“哪儿?”

      “会客厅。志才应该是把我朋友给带到会客厅了。他叫约翰,一直很想见见让我被抢亲的那位,所以就带他来了。”荀彧给郭嘉解释。

      到了会客厅,就看见约翰一个人无聊的坐在那里。

      荀彧:“约翰,志才呢?”

      “他临时有事,就走了。Xun,我一个人在这里呆了整整一个小时!你如果不让我见到你的boyfriend,我要跟你绝交五分钟!”

      荀彧无奈,侧了侧身子,把郭嘉显出来,“他这不是来了吗。”

      郭嘉和约翰打了声招呼。

      约翰凑到荀彧面前,“你来这的原因,给没给Guo说?”

      郭嘉:“什么原因?”

      荀彧用食指抵在唇上,“晚上再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  和戏志才他们一起闹了一个晚上,戏志才给约翰找了个能住的军帐,荀彧则是和郭嘉一起回了他的军帐。

      回去之后,郭嘉侧着头问他,“现在可以说了?”

      荀彧在后面搂住郭嘉,把嘴贴近他的耳畔,温热的呼吸吐在耳边,“Happy Valentine’s day .”

      郭嘉这才恍然大悟,今天是情人节啊。嘴角无法抑制的向上翘起,有些好奇:“怎么想起来过情人节?”

      “约翰说的。”

      以唇封唇,道不尽的缱绻与温情。


抢亲是一件大事!

三国同人
ooc,放飞自我,我开心就好
论抢亲的重要性!
私设略多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//
         郭嘉在收到消息的时候是不愿意相信的,他以为他能等得到,但是谁会想到手下的人竟然会传来荀彧要成亲的消息。据说是荀夫人给他定下来的,荀彧甚至没有选择的余地,被打击到的郭嘉这两天一直是魂不守舍的,做什么都提不起精神。
        他以为,他是可以把校长给暖化的的,到头来,现实给了他当头一棒,竹篮打水一场空。本来因着荀彧的话喝酒也少了的人,没忍住还是拿起了酒壶,一杯接着一杯的喝。
        这一幕被夏侯惇看到之后,私底下给曹操说了。曹操也心疼他的这个小知己啊,于是又把手底下其他的人悄咪戳的叫在一起商量对策。大家你说我的我说你的,根本就没办法定论。
        许诸懒得嘀咕了,一脚踩在小凳上,拍了下大腿,“我就是个大老粗,能想出什么计策来啊,要我说,还不如让参谋直接去抢亲得了。”边说边比划,好像已经把人抢到了一样。
        陈群瞪了他一眼,许诸怏怏的把踩在凳子上的脚收回去。可是陈群还是没有收回看着他的视线,看了眼周围,一个个刚才喊的欢的全都规规矩矩的做好,就连曹操,也都正襟危坐,可正经了。
        一个个扫过去,人都不看他。许诸在心里骂了两句怂货,也乖乖的坐回去了,没办法,原谅他也怂。危机解除,曹操看过去,“陈参谋可有高见?”
        陈群见所有人都看向他,有些尴尬,这和他所学的东西,不太符合,他怎么知道啊。可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,额了半天,还是憋出了一声,“其实,在下觉得许诸说的办法……挺实用的。”一时间,屋里的人眼神都变了,没想到你是这样的陈参谋。
        咳嗽了两声来掩饰自己也有些隐秘激动的小心思,把皮球踢给了夏侯惇。谁让刚才曹操把皮球踢给他,来而不往非礼也,老祖宗教的,不能忘。把心里最后的一丝负担也消得差不多了,笑眯眯的跟着其他人看着夏侯惇。
        夏侯惇吓得眼睛瞪得溜圆,怎么又扯到他身上来了!
        但是看到曹操心虚加不好意思的眼神,呵呵,懂了,又给自家司令背黑锅了。可怜他一个无辜群众,但是这位怕是忘了,他要是不把这事先说给曹操听,现在就不会有所有人耍啦一片坐在这个小包间里想计策(搞事情)的情况了。
        说白了,夏侯惇就是个始作俑者!
        “惇,惇没什么想说的。”
        显然,这个答案并不能让人满意,戏志才凉凉的说道,“不诚实!”众人附议。
        夏侯惇向后拱了拱身子,“其实,许诸说的,很不错啊,对吧,很不错嘛!我也就这个主意。”说完还自顾自的点头,然后再一次把皮球踢走。
        就这么踢呀踢,没有丁点有意义的,除了许诸的,抢亲的!多简单的事儿!
        曹操做了下总结,大体意思就是,很简单的,我们需要让奉孝在不经意间知道,还有抢亲这条路可以走,不成功就成仁!
        然后于禁开始嘀咕起,该怎么让郭嘉意识到,他可以这样做。
        这下子,所有人都齐刷刷的看着曹操,一双双的眼睛全部都盯着他,曹操忍住嘴角抽搐的冲动,这群兔崽子!当初他为了娶到丁家小姐丁慧茹,可不就是来了一出抢亲的戏码吗。
        于是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,曹操寻了个由头把郭嘉叫去喝酒,无意间提起了自己的夫人,“算算日子,慧茹的生日快到了,还得给她找点有意思的东西。哎呀,算下来,我和慧茹成为夫妻也都有二十多年了。
        还记得呢,当初,老丈人看不上我,想把慧茹嫁给别人,生米煮成熟饭,也好断了我的念想。可是我不甘心啊,我就直接去抢亲了,然后互表心意,慧茹就成了我媳妇儿了,想想都觉得当初可真是年少轻狂啊。”
        曹操说完之后,打量了下喝闷酒的人,又无意的说道,“抢亲不一定能成,可关键啊,总得去试试啊。”郭嘉把自己灌得有些醉了,微醺的说着没有逻辑的话,“嘉以为,嘉能打动他,可是到头来,他还是要成亲了,他要有他的妻子,有他的家庭。嘉,对他来说,又算得上是什么!”说完之后还打了个酒嗝。
        “算什么,去问啊,站在他面前,亲口问出来!”曹操开始趁着郭嘉喝醉撺掇起来。
        郭嘉倏地站起来,一拍桌子,“没错,嘉要亲自去问!嘉,要去抢亲!”
        说完之后,郭嘉开始晃晃悠悠的往回走。
        曹操走了之后,戏志才领着一群看热闹的进了屋,“司令,还是您厉害。”语气那叫一个佩服,那叫一个诚恳。后面一群人也都是笑嘻嘻的,曹操没好气的赶他们,“该看的都看了,赶紧给我滚。”
        郭嘉听了曹操的话之后,第二天清醒过来,越想越不对,虽然知道曹操他们是为自己好,可还是有点火大啊。不过这账等回来之后再算,至于现在,先去——抢亲。
         荀彧在北平,听着荀夫人絮絮叨叨的说着人家孙家姑娘有多么好,人家姑娘多么中意荀彧,荀彧只觉得无聊,还有对现在这种情况的无力。也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,荀彧越来越觉得,还是当初那个给他说他能等的小狐狸要可爱多了。
        想起郭嘉,嘴角难以抑制的浮起一抹笑容。荀夫人拿着帕子掩住唇角的微笑,看来文若对这门亲事还是挺满意的。
        不管其他的,婚礼的时间越来越近了,荀彧突然就安下心来。他有种预感,这次的婚事,绝对成不了。他很期待那只小狐狸,会弄出多么大的轰动出来。
        郭嘉快马加鞭,可劲的赶时间。紧赶慢赶,可终于回了北平。这一天,刚好就赶在了成亲的这一天。叫了辆黄包车,到了婚礼的现场。
        也算是赶巧了,荀彧和那位成亲的对象,刚刚进了大厅,准备拜堂。
        荀彧这时候也急了,眉头皱得紧紧的,根本就不管这是他的成亲现场,甚至心里已经在想,实在不行,只能当场悔婚了,哪怕这有违君子之道。谁叫他,心里已经住进去了一只小狐狸呢。再者,这孙家姑娘,怕是也不像他母亲说的那样满意这场婚事。
        “夫妻拜堂——”
        “且慢!”郭嘉的声音甚至改过了司仪的声音,一时间,全场静默,全部都转头看去,那个风尘仆仆的青年。然后就发现,不只是这一个,后面又来了一个跑的气喘吁吁的青年。刚要拜堂的孙家姑娘也掀开了盖在头上的红纱,和荀彧一起看着那两人。
        荀彧顾不上旁人了,现在的他,眼里心里,全部都是为了他在前线赶回来的郭嘉。那一身起了皱的军装,也掩盖不了郭嘉的俊逸与不羁。
        郭嘉,只是看了看旁边的人,也不管了,一步一步的走向荀彧。
        荀彧笑了,没有了最初的眉头紧皱,愉悦的心情充斥着全身心,宁静的看着向他走来的人。
        郭嘉仔细的看着荀彧,艳俗的红色长袍穿在他身上,也有着别样的风雅。整理了下语言,“呦,荀校长,成亲不给学生说一声啊,害得我前两天知道以后,是使劲的往回赶啊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所以呢?”荀彧温柔的问道。
        郭嘉:“没有所以,嘉回来就是为了一件事。”
        荀彧:“什么事?”
        “抢!亲!”
        郭嘉把说出口之后,宾客一阵哗然,荀绲更是拍案而起。孙家那位姑娘确定自己没有见过郭嘉,当即是明白了郭嘉和荀彧的关系,准新娘心里的大石头放下来了,这婚可以不用成了,开始给那个缓过来的青年使眼色。
        青年立马会意,在孙老爷和孙夫人面前站定,鞠躬,“孙先生,孙夫人,我,也是来抢亲的。”这下子,玩笑可是真的开大了。
        荀彧盯着郭嘉看,笑得更开心了,“抢谁?”
“你。”郭嘉很认真,在场无人听不出青年的决心。
荀彧:“倘若抢不成呢?”
        “那就绑回军队。”
        荀彧若有所思,“所以奉孝的意思是,无论抢不抢的成,彧都得去一趟曹营了?”
        “是!”这个字说的铿锵有力。荀彧还是听出了郭嘉藏的很深的那份紧张。荀彧颇为无奈的摇摇头,笑意更深了,“那彧,就跟你走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荀彧这边结束了,孙家姑娘这边气氛很紧张。荀彧跨步走过去,深深地鞠了一躬,“此事很抱歉,孙先生还有孙夫人,以及,孙小姐。其实,不管奉孝会不会来,有没有人抢亲,这婚礼,也办不成。”
        那孙家小姐也是机灵的,赶紧接茬,“那既然如此,这婚事就此作罢如何,你去寻你的心上人,我去陪我的意中人。”
        荀彧:“此举甚好。”
        合作达成,皆大欢喜,至于长辈们,除了捏着鼻子认了,也舍不得打骂惩罚自己的孩子。妻无情郎无意的,双方都不好说什么。
        一个月后,孙家小姐再嫁,新郎便是在荀彧成亲的时候,和郭嘉奔着同样想法去抢亲的青年。而曹营,多了一个参谋,主管后勤物资。